<span id="31p5t"></span>
<listing id="31p5t"></listing>
<var id="31p5t"></var>
<cite id="31p5t"></cite>
<var id="31p5t"></var>
<var id="31p5t"><strike id="31p5t"></strike></var> <var id="31p5t"></var><var id="31p5t"></var>
<var id="31p5t"></var>
<cite id="31p5t"><video id="31p5t"><thead id="31p5t"></thead></video></cite>
<var id="31p5t"><strike id="31p5t"><listing id="31p5t"></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1p5t"></cite>
<var id="31p5t"><strike id="31p5t"><listing id="31p5t"></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31p5t"><dl id="31p5t"></dl></menuitem>
<menuitem id="31p5t"><strike id="31p5t"></strike></menuitem><var id="31p5t"><strike id="31p5t"><thead id="31p5t"></thead></strike></var>
<cite id="31p5t"><strike id="31p5t"><listing id="31p5t"></listing></strike></cite><var id="31p5t"><strike id="31p5t"><listing id="31p5t"></listing></strike></var>
科研進展

心理所研究發現儲存在工作記憶中的注視線索能誘發社會性注意

發布時間:2022-11-17 作者:腦與認知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 蔣毅研究組

  當我們走在路上看到一群人一起看著某一個方向時,我們會自動地把注意轉向他們正在關注的方向。這種通過眼睛注視(eye gaze)等社會線索將我們自身的注意定向到他人注意焦點處的現象被稱為“社會性注意”(social attention)。社會性注意對人類的社會交往甚至是生存發展都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有助于人們推測他人的行為意圖以及共享環境中的關鍵信息。社會性注意不僅是許多復雜的社會認知技能(如心理理論、語言)發展的基石,其功能缺損還與社會認知障礙(如自閉癥)密切相關。

  腦與認知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蔣毅研究組的科研人員最近發現,社會性注意作為一種特殊的、對于生存和進化至關重要的視覺注意,能由內部注視線索表征所誘發。研究結合工作記憶任務與點探測范式,通過4個實驗考察工作記憶中的社會性注意效應及其特異性。在實驗1中,研究者先在屏幕中央呈現了看向左側或右側的面孔線索,要求被試記住該面孔的身份。隨后,在屏幕的左側或者右側出現一個目標光柵,被試需要準確而快速地判斷光柵呈現的位置。在每個試次的最后,被試需要完成面孔身份再認任務。此外,為了排除知覺過程引起的注意效應的干擾,研究者還設置了被動觀看條件(passive viewing,PV)。在這一實驗條件,被試僅需被動觀看帶注視方向的面孔而不需要對其進行記憶和再認(圖1)。在實驗2和3中,研究者采用了非社會性的箭頭線索,以探究這一工作記憶視覺表征誘發的注意效應能否推廣到非社會性線索。在實驗2中,被試需要記憶箭頭的圖案而無需關注箭頭指向(實驗2)。實驗3則進一步考察有意記憶的箭頭方向表征是否可以誘發注意效應,被試需要對箭頭的指向進行精確記憶。考慮到工作記憶能夠在較長時間內保持的特性,在實驗4中,研究者進一步探究存儲在工作記憶中的注視線索能否在更長的時程上誘發注意效應。

圖1. 實驗1-3流程圖

  實驗1發現,盡管眼睛注視方向與點探測任務無關,但出現在眼睛注視一側的目標相比出現在相反側的目標仍能被更快地探測到,表明保持在工作記憶中的注視線索能夠自動誘發注意效應。而在被動觀看的條件下,這一效應則會消失(圖2A)。相反,實驗2發現,無論在工作記憶條件還是被動觀看條件,箭頭線索都不能誘發注意定向(圖2B)。并且,實驗3發現,即便在被試需要有意地記憶箭頭的指向時,存儲在工作記憶中的箭頭表征仍然不能誘發注意效應(圖2C)。實驗4進一步發現,這一工作記憶中的社會性注意效應能夠在較長的時間窗內存在。此外,該效應會隨時間窗的延長而變小,表現出與經典的外在線索誘發的注意效應相似的時程特性。

圖2. 實驗1-3結果圖

  該研究首次發現,保存在工作記憶中的社會線索表征可以誘發自動的注意定向,且這一效應特異于具有社會意義的注視線索,而不能推廣到非社會性的箭頭線索。該發現支持了工作記憶是指向內部的注意這一觀點,并為社會性注意的獨特性提供了新的證據。這一內部社會性注意(internal social attention)有助于研究者持續追蹤他人行為意圖,從而促進后續高級社會認知行為。另外,由于內部社會性注意涉及了更多高水平社會認知功能,它有望成為社會認知障礙人群(如自閉癥)早期診斷的一個更為可靠的行為指標。

  該研究獲得科技創新2030-“腦科學與類腦研究”重大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中國科學院先導專項等項目的支持。

  成果已發表于Psychological Science。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博士研究生紀皓月(已畢業)、袁甜為本文共同第一作者;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副研究員王莉為本文通訊作者。

  論文信息:

  Ji, H.#, Yuan, T.#, Yu, Y., Wang, L., & Jiang, Y. (2022). Internal social attention: Gaze cues stored in working memory trigger involuntary attentional orient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 33(9), 1532-1540. [# Co-First Author] https://doi.org/10.1177/09567976221094628


附件下載:

3分快3